离之勿忘

主吃all鼬和all扉,灵魂画手,文章严重ooc辣眼睛,注意避雷

『柱扉』Again 第二十章

  高一上册过一半了,学校才给新生发社团申请。
  而且是某个人都必须报的那种,要是不报就在社团课拉着你跟你的班主任过的那种。
  
  扉间拿着笔,稍微犹豫了一下下,决定报研究社。
  他的同桌报了十字绣。
  扉间觉得很神奇,为什么会有男的喜欢那种娘们唧唧的东西。
  
  白:给我向全世界喜欢十字绣的男人道歉啊喂!
  
  等扉间第一次上社团课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个社里的人原来脑子都有个就算吃了柱间都补不了的洞。
  而且他们的脑洞那简直就是泥石流。
  扉间觉得他跟这些人可能合不来。
  不过不能换团,早知道这样他当初就打听一下再进了。
  
  
  奈良竹曲(原创,瞎编的名字)是研究社的社长,为数不多的看起来还算正常的人。
  他觉得很欣慰,因为研究社时隔多年(bu)终于有人主动进来而不是被坑进来的了。就是不知道这个新来的人怎么样,能不能帮他管一下那些浪天浪地的社员们。
  唉,那些社员迟早要让他少白头。
  
  但是初见扉间的他觉得很惊讶——哇这个比他小了整整四岁的人居然是少白头!
  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竟让一个仅仅只有13岁的小孩愁白了头发?
  
  欲知结果,且听下回分解。
  
  ……噗,扯远了。
  
  后来他在那个少白头第一次上社团课询问了这个问题,虽然对方的表情十分狰狞但还是得知了答案。
  原来是天生的。
  突然丧失了动力啊,这样的话就不有趣了。
  竹曲无聊的用手撑着脸,打量着这个光是做实验也能做的赏心悦目的人。而且手法意外的干净利落和熟练呢,真厉害啊。
  这样想着,竹曲站起来伸个懒腰,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几个人围成一团在远方看着扉间做实验。
  社员一:“哇这就是新来的?看起来没怎么特殊嘛,又没有三头六臂。”
  社员二:“这么小?看起来有些像是刚上初中的。”
  社员三:“嗷嗷嗷这个白团子好可爱啊!!!特别是那板着脸严肃的小模样!!!心都萌化了嗷!!!”
  社员四:“姐,我叫你姐了,给我们留点面子吧。”
  社员五:“面子?我们有那东西吗?”
  社长:“……”
  社员二:“哇社长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社长:“我一直都在。”
  
  这时扉间记录完实验现象,正准备收拾东西下课。
  他都听的到哦。
  一群智障。

『柱扉』Again 第十九章

  带土表示听到这句的他超桑心,把脸凑到卡卡西肩上蹭蹭并要卡卡西三三抱抱才开心。
  
  卡卡西:“……”
  卡卡西:“不抱。”
  
  带土:“嘤嘤嘤。”
  
  卡卡西:冷漠.jgp
  
  
  鼬和佐助在互相投喂,你一口我一口气氛超和谐,止水一边微笑的看着他们放弃挣扎,一边往嘴里塞团子,时不时说几句话试图让那两个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孤苦伶仃的人。
  扉间淡定的看着他们,拿出手机开始浪费流量。
  
  这个up主居然更新了。
  
  扉间看着他关注页的一个鬼畜大佬,犹豫了一秒来心疼自己流量,之后就内心毫无波动的点开。
  点开的那瞬间想起自己手机声音是外放的没插耳机。
  然而已经晚了,那桌四个人都听到了。
  
  扉间:开始考虑要不要灭口。啊不对我为什么会对鬼畜感兴趣。
  想了想,扉间决定解释一句:“刚才不小心点错了。”面色无比正直,说的跟真的一样。
  说完的扉间毫不犹豫的关掉这个鬼畜视频转而点开了另一个封面看起来小清新的视频。
  接着,视频BGM开始放起来了,超燃的那种。扉间看看内容,发现是关于园艺的。……园艺为什么要放这种BGM。
  
  扉间淡定的关掉声音开始打发时间。还好这个有字幕。
  
  等那几个宇智波黏糊完了准备回家的时候,扉间终于用完了他这个月的流量。
  
  扉间:为什么这个店里没有WiFi,差评。
  
  等他到家,已经快五点了。啊,家里还等着他做饭呢。
  
  
  阵阵清风在阳台上拂过,掀起风铃轻响。
  扉间把糊在他脸上的衣服扯下来,顺手把阳台上晾着的衣服都收了。
  转头要苏记叠好,接着自己去厨房把菜洗了。
  等他们吃完饭扉间洗完碗之后,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
  
  点点星光缀在深蓝的夜幕上,倒是难得一见的好天气。

透明文手小秘密

可以说是很贴切了

燕余: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柱扉』Again 第十八章

  扉间被鼬约出去陪他弟弟吃饭了。
  原因是鼬出于巧合得到了一张双人份的三色丸子优惠券和一张双人份的木鱼饭团优惠券。本来鼬想和佐助一起去吃三色丸子的,但是佐助不喜欢甜食,然后鼬也不喜欢木鱼饭团,可是鼬他已经答应带佐助去吃东西了,要是他再放佐助鸽子的话.....嗯,所以就只能再叫两个人一起去了。
  
  鼬:接下来我要抽两个人来煲汤,会是哪两个幸运儿呢?
  扉间:......
  止水:......
  佐助:为什么在这种时刻会有两个电灯泡呢。唔,可恶,那两个打扰我和我哥独处的家伙。
  
  那家店就在扉间学校旁边,不远不近。
不过店里的东西挺好吃的,扉间撑着脸边吃边想。
  
  这世界真小啊,他居然在这家店里看见了他的班主任。
  鼬显然也看到了。他们对视一眼,决定不打招呼专心吃吃东西。
  
  止水正在一边向佐助小声抱怨:“我为什么要在这大好时光里出来和一群大老爷们吃甜食啊.....我本来还打算陪我女朋友的。小佐助你觉得呢?”
  佐助慢悠悠的往嘴里塞东西,嚼了一会才抬起头说:“东西很好吃,要是只有我和我哥就更好了。”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止水那一桌听见。
  止水表示他受够了并想要摔门而出。

  鼬:欧豆豆真可爱。
  佐助:尼桑最可爱。
  止水:既然这样就别叫我们嘛.....欺负我没兄弟能带出来秀。
  扉间:一言难尽的宇智波兄弟爱。
  
  “诶,是扉间和鼬啊,真巧。”对面的卡卡西先生看过来了,并打了个招呼。
  鼬和扉间出于礼貌回了个招呼。
  隔壁班的带土老师也注意到了他们,并身姿妖娆的回眸一笑。“是卡卡西的学生吗?过来拼个桌怎么样?”
  佐助抢先一步拒绝。语气坚定态度诚恳。
   “我不想让哥哥被这样的人传染。”

『柱扉』Again 第十七章


  扉间猛地睁开眼睛,看向窗外。他的眼底是让人无法看懂的情感。
  外面黑漆漆的,没有一丝人气。差点让扉间以为他还在那个梦中。
  
  冷冷的月光从窗户透进屋子,更添了几分冰冷。
  
  扉间在一点睡意都没有了,懒散的靠在床头拿起手机,看看时间,刚好三点整。扉间回忆着刚才那个梦,觉得自己可以再剪一个视频压压惊。
  唔.......还是算了,没心情。
  
  突然间,扉间想起一个网友推荐的游戏,好像叫什么....阴阳师?据说特别费肝,并且能检测出你的血统。扉间盯着手里的手机,决定试试。反正最近挺无聊的,就当是在打发时间好了。
  扉间迅速上手,然后发现这个挺简单的。玩了一会觉得有些无聊,刚好稍稍有点睡意了,扉间就把手机黑屏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扉间觉得他好像越来越宅了。啊不对,他本来就挺宅的。
  再混了一个星期,扉间就去高中部报告了。这次他和鼬分在一个班,但不是同桌。
   ......还是好无聊。早点跳到大学吧。扉间看着手里的书,想着,干脆明年再跳一级吧。
  他的新同桌看起来没有晨图热闹,不过人缘挺好的,叫白。姓的话他还不知道。

   ........上课了。不过教室里还是闹哄哄的,连老师进来都没人发现。扉间面无表情的用手撑着脸,然后看着他们的班主任。
  首先,看不见脸,差评。其次,声音不错,按b站里的说法就是苏软腿的暖男音。然后,身高看起来过了一米八。这是扉间对这个老师的基本印象。
  “啊咧啊咧,现在已经是上课时间了,再这么吵下去小心我告诉隔壁班那个超凶的老师来治治你们。”卡卡西慢慢的走上讲台,笑着对下面一堆不知好歹的小兔崽子说。
   不过这笑不管怎么看都不怀好意。
   于是教室里瞬间安静如鸡。

  扉间:......

   看起来这班主任不错啊,有心机。

   “那么接下来每个人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来起个头。我的名字是旗木卡卡西,喜欢和讨厌的东西保密,说到梦想嘛......好像也没什么。至于兴趣嘛,蛮多的。”说着,讲台上那个人无良的笑了笑。
   “然后.....就从第一组第一个开始吧。”
  
   丝毫不管同学们“什么嘛,除了名字都没有告诉我们啊”的抱怨。
  
  扉间觉得这人好像有点眼熟,但又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见过。
  难不成是前世?嗯......应该是四战那会吧。他记得有个跟他一样是白头发的小辈,也叫旗木卡卡西。不知道这个人记不记得前世的事。不过就算知道也没什么关系。
  算了,还是安心的混日子吧。他已经不想管前世的事了。话说为什么要让他记得呢,直接忘记不更好?
   想着想着,就轮到扉间了。
  扉间淡定的站起来,说:“我叫千手扉间,喜欢学习,讨厌不清楚的东西,梦想暂时没有。兴趣的话研究算吗。”
  颇为学霸的发言。

Again的无脑番外(一)

  现代22岁柱和忍界22岁柱互换身体一天(假装柱间这时已经是族长了并且扉间19岁)
  
  柱间一觉醒来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这这这这是哪啊为什么他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正常情况下不是他在宿舍然后被扉间拖起来来吗?
  柱间拧了一把胳膊,不痛。
  哦,原来是在
  做梦。那就没事了。
  眼前这个能飞檐走壁的扉间一定是他的想象。所以说他要不要过去相认?
  但是扉间好像已经看见他了诶,似乎是震惊带着气愤。
  
  “大哥你是不是又要去赌场!你以为你只是换一身衣服我就认不出你了?!这才几天又想溜出去?!”
  
  “那个……扉间……”柱间话还没说完,扉间就到了他面前。然后单手拎起柱间准备丢回家。
  
  柱间:原来在我的想象里扉间是这么流弊的人啊。可怕。
  
  “咦,族长大人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正领了任务准备出门的千手族人奇怪的看着柱间。
  然后看见了在柱间身后的扉间,瞬间恍然大悟:“哦,原来是扉间大人啊,难怪一下子就回来了。话说族长您平时就不能靠谱点吗,扉间大人是因为不仅任务在身还得操心你,才少白头的吧?”
  
  扉间:我这头发是天生的谢谢。
  
  柱间干笑着挠挠后脑勺,回头看了看扉间。
  不愧是他的扉间连在梦里都那么帅。
  
  “想什么呢,还不快去办公?每次都要我抓着你才干,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
  柱间连忙点头,然后。跑去族长室。接着就被那一大堆文件惊呆了。
  柱间刚想求扉间帮下忙,扉间就出去了,还顺便把门锁上,再顺便叫人看好千万别让他溜了。
  
  柱间:……嘤
  
  为什么他在梦里还有干这种事啊,这些东西光是看着就头大。
  
  就这样,柱间干巴巴的坐在族长室里度过了一整天。
  终于到了晚上,柱间忍不住趴下睡着了。
  等他再次睁开眼,周围是他熟悉的宿舍,扉间已经起床了,不过身边还是温的。
  一个奇怪的梦啊。柱间想着,爬起来洗漱。然后看见日期好像不太对?
  昨天是星期一,今天怎么是星期三了?
  
  不过柱间拒绝思考并美滋滋的跑去吃扉间做给他的早餐。

『柱扉』Again 第十六章

好久没更新了……然后这是无比短小的一篇,等一会放个番外凑字数

  扉间看着看着,突然手痒想做个视频。
  但是做什么好呢?
  扉间抬头看了看,然后看见了摆在桌子上的高一数学书。决定好了,就做高中数学知识总结+常用题型吧。
  等扉间录好了做完字幕等等一堆零零碎碎的东西之后天已经黑了。
  不过也挺有趣的,扉间决定明天再做一个物理,后天做化学。
  
  上传好了之后扉间就又逛起来b窑子。
  
  逛着逛着扉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现在已经晚上了!但是他还没吃晚饭!而且苏记竟然没来打扰他!
  看看时间,已经八点了。
  
  扉间:求问我的自制力去哪了。
  
  扉间冷静的把万恶之源的手机关机,然后出去解决晚饭。
  餐桌上有个便条,说是医院突然叫苏记去做手术,没到凌晨是回不来了,冰箱里有菜自己热一热吧。
  扉间打开冰箱门,沉默的盯着那一堆一看就知道难以下咽的菜。
  所以说为什么要逞强做饭呢,明明那么难吃。
  扉间淡定的把菜端出来热一热,然后混着饭咽下去。
  
  突然想试试上传一个做饭的视频到b站上去。
  大后天做吧。
  深夜放毒也不错。
  所以今晚做吧。
  不还是大后天吧我要是再玩下去就要被b站洗脑了。先缓缓再说。
  b站真好玩儿。
  扉间边吃边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