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之勿忘

主吃all鼬和all扉,灵魂画手,文章严重ooc辣眼睛,注意避雷

斑扉 过期糖(一)

  现代学园,斑和柱间初二,泉奈初一级,扉间跳级也是初二。
  扉间和柱间在外面租房子住因为佛间想要他们独立,每个月给他们生活费,衣食住行还有一些余钱之类的。
  斑扉,ooc预警
  以及不要问我斑为什么会去做这样大冒险因为我也不知道
  按着他俩的头愉快的逼着他们谈恋爱
  快乐鸽手咕咕咕咕
  
  
  
  
  宇智波斑,他今天突然来了兴致,就去和同学玩真心话大冒险。
  但是他输了。
  然后斑不怕死的选了大冒险。
  再然后听着同学你一言我一语的讲了堆要求,斑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手贱去和这群魔鬼玩真心话大冒险。那都是些什么东西?他们到底是怎么想出来这么可怕的东西的?
  魔鬼本鬼。
  
  下面就是那些同学给出的,还贴心的多给了几个供斑选。
  由同学A友情提供:拿着作业到厕所里对着对面寝室楼大喊一句:“我掉厕所里了!”
  由同学B友情提供:给自己扎个双马尾穿上裙子然后去随便找个学弟说:“约吗?”
  由同学C友情提供:把被子披身上并且把一个绿色的盆子扣头上然后在宿舍楼里走一圈。
  由……
  ……
  
  斑光是听着这些,就冷汗直流。
  麻批这都是人做的事啊?
  最后他选了一个至少看起来是最正常的:去跟最讨厌的人告白然后强吻。
  至于跟谁,自然是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的扉间了。
  
  这天下午倒数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时,斑理了理衣服,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坐在他前面的扉间桌前,猛的一拍扉间(旁边)的桌子,超级响的那种。
  
  扉间:你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扉间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看着用手撑在他桌子上的斑,不耐烦的说:“干什么宇智波斑,要发疯给我出去发别在这碍眼。”
  斑看着扉间那双透亮的眼睛,炫酷狂霸拽的一笑,用着天凉王破的语气说:“放学别走听见没。”
  “呵,终于忍不住想要跟我打架了吗?还是说你是想被记大过?”扉间面无表情的和斑对视着。
  “不是打架。至于到底是什么事,你猜啊?”
  “不猜滚。”
  “啧,反正我今晚在校门口的那个奶茶店等你。”
  “……”
  
  所以自己是为什么要过来呢。
  扉间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坐在他面前的斑,想着。
  “有事快讲,我还要回去给柱间做饭。”
  但是斑却一副便秘了的样子看着扉间。
  “……不说我就走了。”
  斑听到这句话时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还看了看门口。这种事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他还怎么在学校混。
  除了那几个出题的人硬要缩在门口以外。
  啊,一想到那些人心里就来气。
  于是斑语气霸道总裁的翘着二郎腿的对扉间说:“我,宇智波斑,今天在这里跟你这种一看就没有人会要的人告白。”
  
  扉间:……???!!!
  
  “你说什么?!”扉间觉得自己可能是被柱间给气傻了,居然幻听了,还这么严重。
  这个平时跟他就像针尖对麦芒的宇智波斑向他表白?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猛的站起来并打算要回去,却被扯住了袖子,还因为走的太急一个没站稳直接向后摔。本以为会磕到桌子,但自己却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接着一个柔软的东西狠狠的磕到自己嘴唇上。
  扉间直接大脑当机,一时间居然没什么反应,估计是被气的。
  妈的宇智波斑你是不是有毛病啊!干什么啊!老子都没答应你表白你居然!居然!这可是老子初吻!就这么没了!没了!
  宇智波斑我跟你拼命!!!!
  扉间挣扎着推开,白皙的脸因为气愤涨的通红:“宇智波斑你他妈是不是吃错药了!”
  却不知道自己此时多么像一只炸毛的猫。
  接着就逃似的跑回了家。
  
  斑看着扉间慌张的背影,心情莫名舒爽,又忽的想到了等明天扉间缓过来了自己怎么办。
  管他,反正扉间也不能拿自己怎样。
  
  第二天扉间周身气压降低了至少五度,一天下来看都没看斑一眼。
  第三天还是这样。
  第四天稍微好了一丢丢。
  第五天突然一下更差了。
  第六天因为柱间所以勉强能说上几句话。
  第七天是斑主动去找扉间,但扉间直接当他是空气理都不理。
  自己是不是做的有点过了……斑撑着脸看着坐在他前面的扉间,心里突然有了点愧疚。
  主要是没有人跟他怼好不习惯,至于别人都不像扉间那样毫无顾虑的怼,这样的话还有什么意思。
  但是道歉这类的是绝对不可能的。
  
  扉间觉得宇智波斑是真的有病。
  突然一下就表白,还是那样的态度,谁答应了才是有鬼哦。
  之后的那个错不及防的强吻,直接把自己搞懵了。要不然斑现在就已经躺医院了。
  而且自己绝对没有落荒而逃!绝对!
  
  就这么冷了一个星期,他们关系才稍微缓和一点。
  虽然变成一天三吵了。
  以及日后嘲讽很正常的吧?对他各种不顺眼也是正常的吧?当真了之后的微妙气氛也是很正常的吧?
  对这个人稍稍关注了点……也是正常的吧?
  扉间面无表情的趴在桌上,咬着笔盖,思考着为什么自己会对那个混账家伙那么在意。
  不就是第一个对自己告白的人吗……那么在意干嘛,说不定是在骗自己闹着玩的呢?不对,自己想那么多干嘛。
  
  宇智波都是不可信的。
  
  这样想着,他回头看了看坐在自己正后方正在和他的狐狗朋友打闹的斑。
  
  ……啧,这人怎么这么好看。
  屁,什么好看,又不戴红领巾,这个家伙是不是忘了自己坐在他前面了?
  扉间皱着眉紧咬笔盖再“咔”的一声拔出笔开始写课后练习。
  边写边走神。
  隔壁班老师布置的作业越来越少了,兄长都有时间逃课了。看来自己这个学生会纪检部部长需要去跟老师反映一下情况啊。
  柱间他又买了一箱方便面。就算身体好也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吃吧……迟早吃坏肚子。到时候得胃病别怪他没说。算算这个星期的生活费,柱间自己的已经花的差不多了,自己的还要留着交房租。
  烦。
  听说最近要降温,得加衣服了。
  
  
  平平淡淡的过了一个星期,扉间和斑却还没恢复到以前那样心无旁贷一起那个互怼的状态。
  偶尔在路上遇见,也只是匆匆一瞥连个招呼都不打。
  
  啊,下雨了。
  扉间背着书包站在教学楼下,看着外面能砸死人的雨。
  还好自己平常都有带……等等,为什么他的伞不见了???
  扉间冷静的思考了一下,想起来柱间在三天前借走了自己的伞。
  ……他妈的到底还有没有兄弟爱了!!!偏偏这个点柱间那个班已经放学了,还是去向老师借下电话吧。
  希望能打通。
  但是结果是喜闻乐见(划掉)在意料之中的没通。
  无人接听。
  扉间都气的在心里爆粗口了,面色黑的像锅底。
  但是没有伞,家离学校也有一段路,要是直接跑回家的话一定会感冒的,自己身体不算好,说不定还会发烧。
  ……就站在这里等雨停吧,虽然看起来好像要好久才能停。
  
  喧嚣的雨声在耳旁回荡,千篇一律惹人心烦。闭上眼靠在教学楼的楼梯扶手上,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好。
  过了一会还是睁开眼望了望天,却发现做完值日的斑从楼上下来了。
  他好像有些诧异的样子:“怎么还不走?”
  扉间看了看他,又快速的转过头:“没带伞。”
  “我记得你平时都会带伞的。怎么,脑子抽了把伞放家里了?”
  “我看脑子抽了的是你吧。还有我没有忘带,是我哥那个蠢货拿了我的伞现在还没还。”
  “啧,是那个不靠谱的家伙啊。扉间你可真可怜~”
  如果不是斑句尾那个波浪线扉间可能就不会觉得斑在幸灾乐祸。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和斑又能怼起来了。
  
  “……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不要在这污染空气。我看着就烦。作业写完了吗,就在这里浪费时间,难怪成绩上不来。”
  “呵,有时间管我还不如去管一下你那个不省心的大哥。不会又联系不上了吧——真是惨啊。”
  “我惨不惨还不需要你来评头论足。”扉间偏过头,声音要多厌恶就有多厌恶。
  “啧啧啧,这么大的雨怕是连家都回不去了吧?还嘴硬?”说着,斑扬了扬手中的伞。
  扉间看着斑嘴角那抹戏谑的笑容,突然特别生气,抓起书包就打算往雨里冲。
  “关你什么事!”说着,把帽子戴上,虽然也遮不了多少雨。
  接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从后面扔了过来。扉间下意识的接住它,停在了雨中。
  他看见斑站在教学楼下又掏出了一把黑色的伞。
  “本来是泉奈一把我一把的——不过看你已经这么可怜了还要淋雨就稍稍的善心大发一下——拿好不谢!”
  “还愣着干嘛,撑伞啊!等下衣服就全湿了!”
  扉间沉默的打开伞站在远处看着还在教学楼下的斑,嘴唇动了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这么看着斑直到他撑好伞准备回家出来的时候才转身离开。
  “……什么嘛,怎么突然这么好心。”
  声音很小,小到完全可以被雨声掩盖。
  
  扉间回到家,发现柱间不在,而且柱间的手机就明晃晃的放在沙发上。
  怎么办,他现在好想打人,但是他打不过他哥。
  扉间心累的坐到沙发上,看着手里这把属于斑的伞,扔也不是,怎么说也是别人难得的好意,留着也不是,还的话肯定会特别麻烦。
  ……宇智波就是个大猪蹄子(划掉)麻烦。
  
  扉间吃完饭边洗碗边想,今天柱间怎么没回家?平时这个点应该已经回来了啊。而且学校也没看见人。
  然后他看见了贴在玻璃上的纸条,一看那歪歪扭扭的字就知道是柱间写的。
  扉间面无表情的拿起那张纸条,看了内容后简直气炸。
  “我有一项非常重要的要做,这几天就不回来。这件事真的超级、超级重要!关系到你未来的大嫂!———柱间”
  怎么说呢,扉间现在只想和柱间断绝血缘关系。
  
  第二天扉间早早的来到学校,把已经干了的伞塞到斑的课桌里。
  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斑好像不知道一样,一点反应的没有。扉间看他不找事心情不错的样子,就佛了几天,也不主动去怼斑了。
  差不多就是敌不动我不动吧。
  
  现在是下午第二节课。
  扉间坐姿端正的边听课边写课外阅读,直到听到老师说了一句:“现在请大家开始小组讨论,时限五分钟。”
  教室里一瞬间就吵了起来,六个人六个人的把凳子搬到一块儿在一起闹哄哄的也不知道到底在讨论着什么。
  扉间那一组就安静的多,但也没好到哪去。
  斑抱着双臂,扬着下巴看着这些人,一副十足的大爷样,就差没配一个“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的字了。
  扉间面色冷淡的坐在凳子上,丝毫没有说话的兴致。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斑,眼里的嫌弃不言而喻。
  他们的组员都在一旁玩的快乐,不敢打扰这两位大佬。
  五分钟很快就过了,大家很快恢复了原来那样死气沉沉的课堂。
  接着老师开始提问,但在意料之中的没有人举手。于是老师就不高兴了,老师要开始点人起来煲汤(划掉)回答了。到底是那个孩子会那么幸运呢?
  老师一只手摸着下巴,几乎是没有思索的说:“嗯……就你了,倒数第二排那个刺猬头。躲也没用,给我站起来回答。”
  那时斑表情一言难尽。
  不仅因为那个老师叫他刺猬头,他还不知道老师到底提了什么问题。
  斑不着痕迹的用笔捅了捅扉间,试图让他给自己一点提示。可惜我们正直的扉间聚聚并不想帮助那些上课不认真听讲的人(特指宇智波斑),所以坚定的没有转头,只是轻轻的笑了一下而已。
  嗯,就是普通的嘲笑。
  最后斑直直的站了三分钟愣是没蹦出一个字来,还是老师挥挥手让他坐下的。
  “现在的人啊,都不尊敬师长了。”
  
  ……我尊你妈的师长哦。
  斑气哼哼的想。
  
  就这么大概平安无事的熬到了放学前一会,这时他们班主任正在罗里吧嗦的讲今天的作业,那些练习册扉间早就都写完了,自然没有听的必要。
  收拾书包和课桌里的东西时扉间竟然意外的翻出一包不知是什么时候柱间给他买的水果糖,略加思索就拆了几个打算给斑。
  柱间曾经说过,宇智波最喜欢甜的,不知道这个他会不会喜欢。嗯……就当是报答一下那天的伞吧。
  自己才没有对他冒好感。
  再看了看保质期……哦豁,已经过期一个月了。
  扉间一脸正直的转过头,把手伸到斑眼前,再张开里面握着的糖:“要么。”
  斑怀疑的看着扉间,这人怎么突然一下给他糖?他平时不是不吃糖之类的吗?
  但只是怀疑了一下下,斑就没再想了。
  他朝着扉间笑了一下,再把糖拿走。手指不可避免的碰到了扉间温热的掌心,扉间却没什么大反应,只是抖了一下就直接转了回去。
  斑撑着脸看着扉间微微发红的耳尖,觉得,自己因为大冒险去找扉间假告白这事应该是过了。虽然扉间大概是不知道他竟然是因为这种理由去找他的死对头告白。
  而且看样子还是当真了。
  不过这个人这样子好可爱啊,有一点点喜欢他了。
  要不再告一次白?先处处试试?
  ……还是先刷一刷好感吧,不然被拒绝的太惨就丢人了。
  想着,撕开糖纸再一口吞下一颗晶莹剔透的散发着甜甜香气的水果糖。
  是自己喜欢的口味。
  
  扉间看着斑先是犹豫了一下,再笑了一下,最后拿走了糖。
  ……明明自己没有戴宇智波滤镜为什么斑的笑容会这么闪。
  镇定的转回来继续收拾东西,脑海里却不断的回想着刚才看见的笑容。这是斑第一次对自己笑的那么温柔欸……
  要是之前表白的时候是这个态度自己应该就不会拒绝的那么果断了。
  呸呸呸,他现在只是被那个漂亮的宇智波刷脸迷惑了而已!
  才没有喜欢那个阴险的宇智波!
  扉间面无表情的等着老师放学,再大步的离开学校。
  自己想这么多干什么。
  ……不对,为什么他现在这么在意他对斑的看法?
  扉间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略有烦躁的推开门,然后看见了两天没回来的柱间正周身冒着小花花趴在沙发上玩手机,看样子应该是在聊天。
  
  扉间:你他妈居然还有脸回来???你想要把我气出心肌梗塞就直说啊回来干什么。
  
  扉间面色阴沉,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兄长,你今天的作业做了吗?”
  没做你就死定了。
  “哎呀反正今天就一点点作业怎么能打扰我的人生大事呢~再说了还有扉间呢~”他的大哥几乎要把脸贴屏幕上了,连头都没抬一下。
  瞧瞧,这就是他亲哥。
  “……呵。说起来我正好有件事想找你算账。”
  “唔?啥事啊?”
  “还记得你几天前从我这顺走的伞吗。”
  “诶?那个啊,我落在水户家里了,明天我就去找她要。”
  “……你的家钥匙呢?给我一下。”
  “啊,好。”说着开始翻钥匙。
  扉间接过钥匙的有一瞬间表情十分狰狞,但还是忍住了。
  “兄长,麻烦你站到门口一下。”
  他的亲哥乖乖照做了,只是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手机屏幕。
  扉间冷笑一声走过去,打开门再把柱间往门外用力一推,嘭的一声关上门。
  
  啊,感觉世界都轻松不少。
  早就应该这样了。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