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之勿忘

主吃all鼬和all扉,灵魂画手,文章严重ooc辣眼睛,注意避雷

Again的无脑番外(一)

  现代22岁柱和忍界22岁柱互换身体一天(假装柱间这时已经是族长了并且扉间19岁)
  
  柱间一觉醒来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这这这这是哪啊为什么他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正常情况下不是他在宿舍然后被扉间拖起来来吗?
  柱间拧了一把胳膊,不痛。
  哦,原来是在
  做梦。那就没事了。
  眼前这个能飞檐走壁的扉间一定是他的想象。所以说他要不要过去相认?
  但是扉间好像已经看见他了诶,似乎是震惊带着气愤。
  
  “大哥你是不是又要去赌场!你以为你只是换一身衣服我就认不出你了?!这才几天又想溜出去?!”
  
  “那个……扉间……”柱间话还没说完,扉间就到了他面前。然后单手拎起柱间准备丢回家。
  
  柱间:原来在我的想象里扉间是这么流弊的人啊。可怕。
  
  “咦,族长大人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正领了任务准备出门的千手族人奇怪的看着柱间。
  然后看见了在柱间身后的扉间,瞬间恍然大悟:“哦,原来是扉间大人啊,难怪一下子就回来了。话说族长您平时就不能靠谱点吗,扉间大人是因为不仅任务在身还得操心你,才少白头的吧?”
  
  扉间:我这头发是天生的谢谢。
  
  柱间干笑着挠挠后脑勺,回头看了看扉间。
  不愧是他的扉间连在梦里都那么帅。
  
  “想什么呢,还不快去办公?每次都要我抓着你才干,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
  柱间连忙点头,然后。跑去族长室。接着就被那一大堆文件惊呆了。
  柱间刚想求扉间帮下忙,扉间就出去了,还顺便把门锁上,再顺便叫人看好千万别让他溜了。
  
  柱间:……嘤
  
  为什么他在梦里还有干这种事啊,这些东西光是看着就头大。
  
  就这样,柱间干巴巴的坐在族长室里度过了一整天。
  终于到了晚上,柱间忍不住趴下睡着了。
  等他再次睁开眼,周围是他熟悉的宿舍,扉间已经起床了,不过身边还是温的。
  一个奇怪的梦啊。柱间想着,爬起来洗漱。然后看见日期好像不太对?
  昨天是星期一,今天怎么是星期三了?
  
  不过柱间拒绝思考并美滋滋的跑去吃扉间做给他的早餐。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