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之勿忘

主吃all鼬和all扉,灵魂画手,文章严重ooc辣眼睛,注意避雷

【卡带/带卡】你牙疼吗

现代,牙医卡X带小辈看病土
可能ooc
有点甜(?)

  带土纠结的看着医院大门,仿佛那个牙疼看牙医的人是他一般的犹豫不决。
  这里是一家大医院,周围绿化很好,一圈一圈的树看起来还挺好看的。大门那人来人往,只有带土一个人孤零零的立在那里特别显眼。而鼬嫌带土慢,已经自己先进去了。
  
  就在带土忍不住要去摘朵花来数花瓣时,一个看起来像是值班的医生路过,见他傻傻的立在那里就过去自以为好心的开导:“怎么啦小伙子?是失恋了还是家属死了?”
  “……都不是。”说完,带土腿一跨直挺挺的进了医院。
  还带着一点看不出的抖。
  
  带土:最后那句话给我去掉。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讨厌医院。这种白色的、充满消毒水气味的医院,他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他脑一热跨进来之后,又后悔了。
  带土他不认识路。
  本来有鼬带着的没关系,但是鼬嫌他磨磨蹭蹭就先走了。
  所以说为什么要他陪鼬啊明明止水那个家伙就挺好的!!!还有明明鼬他一个人就可以了嘛,干嘛把他叫上。
  明知道他讨厌医院。
  
  止水:还不是你最近偷懒把工作扔给我,害的我都没时间陪鼬了,活该。冷漠.jpg
  
  带土决定给鼬打个电话要鼬来接他这个已经不知道乱走到哪里的可怜人。
  
  
  鼬正面无表情其实超级紧张的等着眼前这个带着口罩看不出表情的家伙给他拔牙。
  这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
  鼬掏出手机看了看,发现是他小叔,估摸着是他迷路了求救,就直接挂了。
  
  带土:???我们的同族爱呢?去狗肚子里了???
  
  鼬稍稍解释了一句:“过来陪我拔牙家伙迷路了,等我拔完牙再去找他。”
  他的主治医生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笑了笑,然后说:“我有一个同学也经常迷路,还以此迟到。特别傻。”但也有一点可爱。
  鼬看要打麻药了,就不说话了。
  卡卡西看起来心情不错,边给鼬说他同学的事,边干脆利落的给鼬打了麻药就开始拔牙。期间令人牙酸的声音和卡卡西的声音混在一起,听的不怎么真切。
  
  “我那个同学,据他吐槽他们一家都是傲娇,但是他却咋咋呼呼的。”
  
  “有一些事记不清了,但这个印象还是挺深的。”
  
  “就是有一次考试,他坐在我旁边。”
  
  “一副明显是没有任何准备的样子,急得要哭出来的样子。真的,那时好像眼圈都红了呢。”
  
  “我觉得他那要急哭的样子有点可怜,那时就没有像往常一样嘲讽他。”
  
  “然后在开考前,他说‘喂,混蛋卡卡西。’然后就没了下文。”
  
  “我觉得奇怪,就看了他一眼。”
  
  “然后……他就掏出一个盒子。”
  
  “我就很诧异的看着他,想看看他又整什么。”
  
  “他说:‘给你的,爱要不要。’说完就把盒子拍我桌上。”
  
  “我就觉得他特别奇怪。”
  
  “为什么平白无故要给我一个盒子?还没有日常的对骂。”
  
  “考完之后,我就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又有个小盒子。”
  
  “当时我就觉得,这是干什么?果然今天没有嘲讽他是个不正确的决定。”
  
  “之后就耐着性子继续打开。”
  
  “在打开了三个之后,我看见了一个小小的方便携带的照相机。上面写着‘礼物’。那时我还有点懵,那天又不是我生日啊,给我礼物干什么。”
  
  “第二天我就去问他。不过语气和往常一样。”
  
  “可能是气到他了,或者他本来心情就不好,然后他就没理我,恹恹的趴在课桌上。”
  
  “然后我就有点内疚,但面上还是没什么。”
  
  “最后我见他一直不理我,就回座位了。”
  
  “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悔啊,要是自己当初问了的话就知道为什么了。”
  
  说着,卡卡西要鼬起来漱漱口,再开始补牙。
  
  “之后那个小相机我就收起来了,现在还在。”
  
  “那个时候是在初中,我以为以后还长,就想慢慢问,就一直拖直到初中毕业都没问出来。”
 
  “但是那个暑假,我的那个同学出了车祸。我不知道。”
  
  “高中开学之后我才从别人哪里知道。而且估计是不会再来这里读书。”
  
  “我开学报道的那天还以为是他又迟到,就在约好了的学校等他。但是等了一天都没等到。”
  
  “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了。”
  
  故事讲完了,刚好鼬的牙也弄完了。
  鼬决定去找他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叔了,就和卡卡西告别。
  在鼬出门的那一刻,卡卡西像是下定决心一样的问了一句:“那个陪你来的人叫什么名字?”
  
  “宇智波带土。”
  
  真的……是你啊。
  “那我能跟着去吗?”
  
  “随意。”鼬倒是不在意,反正只是多个人而已,说不定还能看小叔热闹。
  
  带土:鼬,你的三色丸子没有了。
  
  再说带土。
  他在医院生无可恋的转了会之后,就出来了。刚好外面绿化带里有专门给人坐的地方。
  啊……突然有点困。想着他小辈应该还要好久才搞完的带土决定趴下睡会。
  一缕风携着落叶降在带土脸边,却没打搅安睡的人。
  
  等卡卡西和鼬找过来时,看到的就是睡的口水流了一手的带土。
  鼬犹豫了一下下,把同族爱丢到一旁,就上前推了带土一下试图叫醒他。
  但是带土毫无动静。
  鼬他又推了一下。
  依旧没动静。
  鼬抓起带土领子开始摇。
  还是没有动静。
  这就有点不对了,按理说鼬刚才摇的那么用力,是个人就该醒了。
  于是鼬冷静的要卡卡西帮忙把带土扶去急诊。带土那么壮一个人他抬不动。
  卡卡西也是被吓到了,不管是带土的脸还是带土现在的状况。卡卡西干脆直接背起带土,跑去急诊室。
  这时候是千手纲手值班,是卡卡西的熟人。
  纲手还是第一次看见卡卡西这么慌慌张张的样子,对他背上那个人十分好奇。
  不过要先问问症状。
  纲手问:“怎么了,卡卡西?”
  
  卡卡西说:“他叫不醒。”
  
  叫不醒?“是昏迷吗?”
  
  “应该是睡着了,还流了口水。”鼬想了想说,说着,举起带土一只手,“看,口水。”
  
  “嗯……先住院检查一下吧。”
  
  “也只能这样了。我去通知一下家里大人。”鼬说完,翻出手机给斑爷爷打电话。
  虽然那是他家辈分最大的,但是还是比较年轻,只比他爸大五六岁的样子。
  
  “喂?爷爷吗?蠢土他不知道为什么昏迷了。嗯,现在在XX医院一楼急诊室。啊?嗯,好的,挂了。”
  打完的鼬把手机收起来,对纲手说:“斑爷爷他现在有事,就叫我爸爸来了,不过要过一会才到。”
  
  “嗯好,知道了。卡卡西你来一下。”
  
  
  
  然后就是被纲手缠着盘问这人跟他的关系。
  卡卡西应付的勉强,心不在焉的回答了几句,但还是没想到女人竟然能只从这几句话里就能提取出有用的信息。
  
  “所以这么说……是卡卡西你的发小咯?失联十八年的那种?”
  
  “……对。”
  
  “你很担心?”
  
  “嗯。”
  
  “啊咧,那加油啊,等他醒过来就直接把白告了吧。”
  
  “???”卡卡西黑人问号脸。
  “不是,我怎么?”
  
  “哎呀你都这么喜欢他了而且还喜欢了这么久不告白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可是……他不喜欢我怎么办。”卡卡西觉得他有点乱,不是,他为什么已经开始考虑告白之后了?
  
  “不喜欢那就追呀,傻,你平时看的小黄书都看狗肚子里去了?”纲手恨铁不成钢的戳着卡卡脑袋说。
  
  “可是……”
  
  “没有可是,不追怎么知道他会拒绝?”
  
  “那……那试试?”
  
  “对,就要这样,好好干我看好你啊,结婚了记得给我发请帖。”
  
  “……是。”
  
  “对了,他没什么大事,可能过一会就醒了。”
  
  
  
  带土觉得他做了一个梦,梦见的是他经常幻想的初中时代。他隐约记得他那个时候没有写日记的习惯,而且也不记得自己认识什么人,都不好问。
  这是他的记忆吗?这么想的带土兴致勃勃的决定看下去。
  
  不过在这里他老是被一个看不见脸的家伙欺负。
  欺负回去鸭!!带土加油!!
  带土边这么想着,边不知从哪拿出一包红豆糕开始啃。
  突然画面一转,他看见小时候的自己拿着日历在一个日子上画了一个圈。看不清日期,但能感觉到自己的开心。
  
  “还有一个星期……”
  “就是我和那个混蛋的相遇的十周年纪念日了……”
  “送什么好呢……”
  “也不知道那混蛋记不记得……”
  
  声音模模糊糊的,带土听的不大真切,除了一些碎碎念之外就听见了这些。啊……看来是自己一个发小呢,不过不记得了。
  都怪那场车祸,把这个看起来这么重要的人和事都忘记了。
  
  接着是小带土出去调礼物。
  他跟着小带土在街上乱逛,突然一个照相机吸引了他的视线。
  小带土也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黑白相间的照相机,有一个可以挂在脖子上的带子。带土看着这个,不知怎的就是觉得它像那个看不见脸的人。
  小带土也是这么觉得的,毫不犹豫的掏出钱把这个带回了家。
  回家之后还做了好几个包装盒,但是两个大了一个小了还有一个刚好合适。
  小带土歪头想了想,决定把三个盒子套在一起。
  “完美!”
  小带土看着这个,开心的说。
  然而他忘记了明天要考试,根本就没有复习。
  带土倒是想起来了,但是他提醒不了小带土。
  
  ……啊。
  
  醒了。
  他睁开眼环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站着几个人。一个是拉着鼬在那里叨叨叨的富岳,一个是面无表情的听着叨叨叨的鼬,一个是戴着口罩看起来和那个梦里的人非常像的人,还有一个不认识。
  那个戴着口罩的见他醒了,眼睛一亮,接着那个不认识的推了口罩一把。
  接着口罩就过来了。
  
  卡卡西:“我……”
  带土:“你……”
  卡卡西:“你先说。”
  带土:“不你先说。”
  卡卡西:“你……”
  带土:“你先说,不然我走。”
  卡卡西深吸一口气,说:“带土,我喜欢你。”
  带土:???咋回事呀??
  卡卡西看带土没有反应,接着说:“现在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会追你的。”
  卡卡西再一鼓作气的说:“我从小时候就喜欢你了,接受我吧。”
  带土一脸懵逼的说:“不是,为什么我看不出来?你不是天天欺负我吗?”
  卡卡西:“那时我还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现在我明白了。我爱你,带土。”
  带土:老脸一红。话说这个家伙叫什么来着?
  
  原本在旁边看着的鼬、富岳、纲手已经抱团出去了,虽然鼬挺想看热闹的但还是不打扰他们告白了。拆cp遭雷劈。
  
  最终带土还是拒绝了,毕竟以前再怎么熟也有十八年没见了,带土他还不能接受生活突然多出一个人。
  卡卡西表示他愿意追,追多久都没关系。
  而且不知道是谁给卡卡西透露了他的住址电话号码QQ微信微博等等一系列的社交账号,导致带土他时不时就遭到卡卡西爱的偶遇。
  
  带土:卡卡西你个大垃圾居然如此卑鄙!!
  卡卡西:因为我爱你。
  鼬:……齁。(深藏功与名)
  纲手:诶嘿嘿卡卡西终于能幸福了。
  
  带土他发现他居然已经习惯那个大垃圾时不时出现了。不行他要去出个车祸冷静一下。
  带土冷漠的吃着卡卡西给他买的红豆糕,想着。
  坐在带土对面的卡卡西宠溺的笑着看着带土,拿出手绢(?)给带土擦了擦脸。
  而带土丝毫没觉得不对,气哼哼的等卡卡西给自己擦完,接着把粘满了糖霜的手糊上了卡卡西的脸。
  
  在甜品店围观的无辜群众:妈的死给。
  
  纲手鼬他们参加卡卡西和带土的婚礼是在两年后,那时带土还骂骂咧咧的吵着卡卡西骗婚。
  卡卡西习以为常的安抚了一下带土,再牵着带土的手去选婚服。
  
  END.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