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之勿忘

主吃all鼬和all扉,灵魂画手,文章严重ooc辣眼睛,注意避雷

『柱扉』Again 第二十二章

  关于彩排。扉间全程内心毫无波动。
  可能是审美不同?扉间觉得那几个唱歌的家伙简直让他耳朵流产,虽然开始就没怀过。
  还有那些舞蹈,能入眼的也就几个,其他的不是力道不够就是他无法欣赏的艺术。
  乐器的倒还不错,特别是那个拉小提琴的,好像已经过了十级?他对音乐兴趣不大,所以不怎么清楚这方面的等级划分。
  相声的话,其实扉间不太懂他们笑点。所以他全程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笑。
  
  (来,接下来渣作吹扉时间,由于我文笔一言难尽所以大家就凑合着看吧)
  扉间舞剑的动作非常凌厉而冰冷,像初融的雪逐渐汇聚成一条瀑布,奔流而下,溅起无数水花。虽然已经收敛的很好,但若是与他对视依旧能发现他眼底那抹肃杀之气,就像水底的石沙。快,冷,这是他给你最初的感觉,细看却也能发现他对战斗的热情,深藏在寒潭之中,像松间的轻雪与之对映相辉的薄阳,惊鸿间带来无数震撼。
  (怎么办我编不下去了……捂脸)
  第一次看的小伙伴都看呆了,就算是站在一旁没有看懂的小伙伴也跟着气氛很配合鼓起了掌。
  
  (毫无灵感并且描写不出联谊活动任何一丝于是决定开始神展开)
  (然后反正就是扉间他舞剑舞的特别特别好看就把他当做(头牌)压轴)
  
  最后一次彩排,大家都换上了表演服,从入场到结束,整整四个小时十六个节目,两个合唱四个乐器一个相声七个舞蹈两个互动。
  (我不知道日本是不是这样反正我学校就是这样只是节目少一点所以就这么写(:з」∠)_)
  再之后是正式表演——这个挺无聊的其实。
  扉间端正的坐在后台撑着脸想着。他的面具摆在一旁,和那把满是花纹的剑一起。
  
  突然间,不远处传来一阵争吵声。
  接着是很响的一声,还把不少东西撞倒了。扉间思考了一下下,嗯……按这个程度,应该有许多地方都轻微骨折了。
  扉间转头看了看,发现是给他配音吹箫的那个人跟隔壁学校的人起了冲突被推下楼了。
  然后隔壁学校表现出诚恳的歉意让他补偿好好和解并拉了一个会吹箫的壮丁过来补偿。
  扉间正看着戏,突然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保险起见他抓起一旁的面具扣到脸上。
  说时迟那时快,扉间刚扣上面具就和柱间对上视线。
  
  扉间:……一脸懵逼。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