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之勿忘

主吃all鼬和all扉,灵魂画手,文章严重ooc辣眼睛,注意避雷

火鼬 何木可栖(二)

  宇智波火核和宇智波鼬!没错就是这样
  因为我在语C群里和火核好上了!我皮鼬!于是决定开始产火鼬hhh
  邪教拉郎了解一下——
  但是火核戏份现在超级少hhhhhh
  以及鼬是乌鸦妖,天赋很好,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化形,火核是阴阳师世家里的一个旁支,天赋不错,但是不是特别出众,不受重视。
  对了再加一个命定之人的设定,这个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所以就让你们自由想象吧!(其实就是我懒)
  以及我其实不是很了解火核的性格,要是有什么与原著有出入的地方就当作是我的私设吧
  还有ooc到天际
————————————————————————
   
  八.
  这其实是我第二次见到人类。
  第一次见到人类时,是为了寻找不小心离家太远的弟弟。
  听到动静的我停下脚步,立在一棵下远远的看着。
  那些人正在封印妖怪。而那位不幸被阴阳师逮住的妖怪,是我的同族。那是一位很好的叔叔,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做,却在这被残忍的人族折磨。
  结界阻隔了我的视力,导致我只能看见一些模糊的残影。
  也极为惨烈。
  我对人类负值的好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但是他是不一样的。我在心里悄悄的告诉自己。
  
  九.
  我偶尔会在心里念念他的名字。
  很好听的名字呢。
  
  十.
  我父母死了。
  死在阴阳师手里,以除害之名。
  等我拼命赶回去的时候,只有一地残破的痕迹。四周贴满了符咒。
  
  我几乎要站不住了,一个踉跄差点直接跪下来。
  要振作起来……我还有弟弟呢。
  不能让他知道这些。
  但是我好恨。
  好恨。
  好恨……
  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赶到到呢?
  这般责怪着自己,却在心底知道哪怕自己赶到了,也不过是飞蛾扑火而已。那些高深的符我连看都看不懂,无济于事。
  稍微冷静了点,再迅速施了个幻术。
  不能让佐助看见这些。
  
  我扶着树站立着,看着佐助向我跑来。我试图挤出一个跟往常一样的笑,但是没有成功。
  那些恨紧紧缠绕着我的心。
  但为什么遗体都不给我留呢。
  为什么要让他们灰飞烟灭呢。
  为什么要除这么多无辜的妖呢……就因为是妖,所以一定是坏的,不好的,污秽的,是一定要灭除的?
  明明,明明他们什么都没有做。
  都是那些人的错!
  仇恨沾染了我的双眼,让它们变得比往常更鲜红,也更暗沉。
  
  我蹲下来,抱住尚为幼小的弟弟,用着最为平常的语调说着一个连自己都不信的谎言。
  “他们是去深山修炼了,还留了信要我好好照护你。真是清闲啊。”
  “那他们什么时候回回来呢?”佐助微微仰头注视着我的眼睛。
  我看着他清澈见底的眼神,突然想逃离。
  
  十一.
  我没有回答佐助的问题。
  后来他渐渐长大了,就再也没问了。答案我们都知道,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也从此放下了对人类的亲近。
  虽然我知道一棒子打死所有人是不行的,但我还是讨厌人类。
  
  十二.
  有人闯入自己布下的幻境了。
  我迅速对佐助说完自己想说的话,便起身前去。
  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
  
  却是一个有些熟悉的人。我面无表情的站在一颗树上,冷冷的看着他的眉眼,思索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见过的。
  一个名字突然从心中跃出:火核。
  年幼时偶然的经历浮现在我脑海里。
  ……是火核啊。
  移开视线转而看向在他身旁呆立着的人,这些人我都不认识,是宇智波的吗?
  不知道火核来这里干什么。
  这样想着,我跳下了树,解除了他一个人的幻术。
  “为什么来这里?”清冷的声音在林子里回荡,轻扣人心。
  他却是一个激灵,猛的一转头看向我。
  我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他说着,挠了挠后脑勺。
  
  “我说,为什么来这里?”我耐心的重复了一遍。
  
  “嗯……因为有事啊。”
   
  “什么事?”
  这深山老林里会有什么事?听起来像是一个拙劣的借口。
  
  “……可以不说吗?”
  
  “不说的话你就继续待在幻境里吧。”
  人类真是麻烦。如果不是对这个小家伙有那么一点点好感的话,自己早在赶到的那一刻就将他们抹杀了。
  
  “我我我说!!我说!就是我闻山下的村民说这里有一只强大的妖怪,就想收为式神。”
  
  “你?你还不够格。”
  太弱了,看着估计连佐助都打不过。
  
  “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够格?”
  
  “……顽固。”
  就算试了也没有用。
  
  突然没有了继续聊下去的兴致。
  我将周围的结界留出一个缺口,对着他冷声说道:“离开这里,立刻,趁我现在还不想杀你。”
  
  “可是……”
  
  “可是?”我打断了他的话,鲜红的眸子紧盯着他。
  
  “可是其他人怎么办?为什么要独独放过我?”
  
  “其他人?你觉得呢?阴阳师可是我最厌恶的人啊。至于你……既然不记得了,那也没有知道的必要了。不过是一面之缘而已。”
  渐渐有些不耐烦起来。
  
  他似乎还想问什么,但是看着我愈发冰冷的脸面止住了自己的话语。
  
  快点走吧,在我耐心耗尽之前。
  
  十三.
  最后他离开了。
  而其他的人,我也不太想管,便直接丢给别的妖怪了。
  好像自己正在向人类眼中的坏妖怪靠近呢。
  无所谓。
  
  十四.
  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里总是会突然闪出那个人类的身影。
  “宇智波火核”这个名字也总是在心底盘旋。
  明明只见过两面而已。
  真是奇怪啊。
  
  佐助离开了,说是要寻找命定之人。
  我沉默的看着他,没有挽留。这久都只跟着哥哥在一起,佐助肯定早就想去外面看看了吧。
  当他已经连背影都看不到时,我才轻声说了句:“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现在只有我一个了。
  
  十五.
  好像过了很久,这里的景色也不知道转变了多少次。但这些时间对于很多妖怪来说都不过是沧海一粟。
  我在的这里自从佐助走了后几乎是死寂的,毫无生气。我倒不大在意,因为自己已经习惯了。
  有时自己会安静的沿着小路走了一圈又一圈,脑子里也不知道到底该想什么。
  或者去树上睡觉,或者去看书,总之都是些随时可以更改的小习惯。
  经常是要到什么重大的节日时才会出去。
  也只是去一会就回来。
  
  十六.
  现在是春天呢。
  我眯着眼睛看着在林间跳跃的阳光。这时的阳光暖暖的,很舒服。
  佐助说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命定之人,偶尔回来看看时还会想要我也去找找。
  我总是笑着拒绝了。
  
  命定之人吗……
  佐助说那是一种来自灵魂的悸动,只要一见面双方就会明白。
  原来是这样啊。
  “那哥哥可能早就遇见了自己的命定之人了。”
  
  他好像很惊讶的样子。
  “什么时候?!我这么不知道?”
  
  “在很小的时候……不过我也不是很确定到底是不是。”
  
  “哦……哥大不中留啊。”佐助小声嘀咕着,还像模像样的摇了摇头。
  
  我无奈的看着他,说:“……我怎么不中留了?我不到现在都还好好的在这吗?还有这些词你是从哪里知道的啊。”
  
  “我命定之人的父母训我们时我听到的!”
  
  “……这都哪跟哪啊。咳,佐助,你命定之人是什么样的?”
  
  “怎、怎么突然问这个啊?”
  
  “就问问而已,放心,哥哥我可不会棒打鸳鸯。”
  
  “嗯……有些傻,坏习惯一堆,不过很会关心人。”
  
  “这样啊……是阴阳师吗?”
  
  “还说不会棒打鸳鸯!都这么问了……”
  
  “……这次哥哥我真的不会棒打鸳鸯,就是问问而已。”
  
  “真的?”
  
  “真的哦。”
  
  “嗯,是。不过他不会随意除妖的!除的都是那些作恶多端连同族都看不下去的妖。”
  
  “是吗?真好啊。”
  真好啊。
  
  “那哥哥你的命定之人呢?”
  
  “都说了不确定了,我和他也就见过两次。”
  
  “是吗……”
  
  “不要突然用这么失望的语气啊,哥哥我会内疚的。”
  “不过我知道他的名字,是叫‘宇智波火核’。”
  
  “火核?这个我好像听说过,据说是宇智波一族的高层之类的。”
  
  “嗯。”
  
  “……”
  
  “……”
  
  “……”
  
  “……”
  
  “哥你咋不说话了。”
  
  “我在等你说。”
  
  “我也在等你说……我以为你还有话。”
  
  “嗯……没有话了,我要说的应该都说完了。”说着,笑了笑。
  
  “那我们一起出去玩怎么样?快夏日祭了,我叫上鸣人,三个人一起。”
  
  “鸣人?”
  
  “那是我命定之人的名字,刚好带出来见见家长。”
  
  “嗯。地点?”
  
  “京都怎么样?那里的夏日祭特别热闹。”
  
  稍微思考了一下。
  “可以。不过那里不会有问题吗?”
  
  “不会的,哥哥,有鸣人罩着呢。要是实在不行大不了就跟鸣人订一个临时式神契约。”
  
  “……那好吧。夏日祭那天我会到那里去找你们的。”
  
  “不跟我一起走吗?”
  
  “……啧。”
  
  “来嘛,哥哥没去过京都吧?早点到的话还能多玩一会。”
  
  “……好吧,随你。”
  自己居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吗……
  啊。

评论(7)

热度(4)